资讯 / 正文

从听天由命到人定胜天:春秋时期为何会形成“以人为本”的思想

时间:2019-11-08 19:48 孤杖浪客

摘要:北京时间2019-11-08 19:48 孤杖浪客为您报道关于【从听天由命到人定胜天:春秋时期为何会形成“以人为本”的思想】的具体情况和说明,让www.scjzy.cn新闻频道以图文形式为您慢慢道来。

从古至今中国人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,都希望能够达到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的境界。这种近乎于完美的追求,虽然可遇而不可求,但却深植于每个中国人的思想中。对“天、地、人”三者合一的执念,其实也是古人以及现代人的人文精神体现。

从哲学范畴来讲“天时、地利、人和”,更像是一种颇有深意的哲学思想。据《孟子·公孙丑下》记载:“天时不如地利,地利不如人和”。这说明“天、地、人”合一思想,在春秋时不仅得到极大发展,并且也逐渐趋于完善。并成为当时人的一种行为处事准则。

这里所说的的“天时”指的是自然与气候条件,“地利”则是地理环境泛指山川、河流。而“人和”除了指人心向背之外,其实更多的是对人文精神的体现与推崇。但在当时社会由于人类的智慧和力量有限,所以在修身与治国之时,依然要以“天时、地利”为依托。

春秋时期由于人们的自我实现思想开始觉醒,所以当时不仅出现了“百家争鸣”的文化盛景,同时人们也对天象、地理等领域拥有更高关注度。与此同时各个学派还对,天象、地理与人事的关系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。

在不断探究与摸索中,人们将自然领域的天象征兆、地理形势,与“人事”中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相结合,在这个过程中不仅摆脱了“巫术”迷信的束缚,同时也形成了具有伦理道德特色的人文意识。一、“人文地理精神”的基础——“以人为本”

无论是“人文意识”还是“人文精神”,其最核心的关键点都是“以人为本”。从原始社会一直到先秦时期,由于人们的思想局限性,所以无论是治理国家,还是从事农业生产都要“听天由命”,实际上就是“尽人事以听天命”时期。

过度强调“天”与“地”的重要性,不仅弱化了“人力”的作用,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,抑制了人类积极进取的积极性。同时也对社会发展以及生产力的进步,都造成了非常大的负面影响。

但是到了春秋时期,由于社会已经进行了几次比较彻底的变革。人们在这种变革中,不仅找到了适合人类发展的方向,同时通过“百家争鸣”思想撞击,将“人”的作用以及重要性提升到了一定高度。

这其实也就是春秋时期,人们有针对性的了解“天象、地理与人事”的关系之后,所形成的一种具有时代性和实用性的“人文地理”精神。而这种精神其实与西周尹吉甫,所主张的“天定胜人,人定亦胜天”,以及荀子提出“制天命而用之”的思想如出一辙。二、思维的碰撞出花火——春秋人文地理精神出现的原因

从历史角度来分析春秋时期,所形成的人文地理精神。我们不难发现当时的人们,已经能够根据客观现象,运用理想的思维来思考问题。这其实也是人们不断积累,以及各学派争奇斗艳的结果。

1.天象与人事

春秋时期是我国文化发展的另一个高峰期,在“百家争鸣”的影响下,人们的思想渐渐从“鬼神巫觋”中解脱出来。各个学派不断著书立说,这不仅对文化有一定推动,同时也让人们重新拾起了“礼乐教化”的思想意识。这其实也是“以人为本”的“人文地理精神”出现的重要基础。

尤其是在遇到“人世祸福”的问题之后,人们不再信奉“尽人事以听天命”。而是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分析,并能够详细地阐述自己的观点。尤其是对“天象”的研究,迈入了一个更具“科学”思想的领域。

“大抵古人封国,上应天象,在天有十二辰,在地有十二州,上下相应,各有分属,则在天名分星,在地名分野,其实一也”。这段话充分说明了,春秋时期人们已经可以根据星宿的布局,来预测天灾人祸以及国运。

比如,“岁星”出现预示国家将要复兴与强大。而“大火”星出现则预示“农祥”。 “大火”作为重要的节气星象,对农业生产具有很大帮助。当然春秋时人们对星宿变化的预测,不仅仅局限于比较大的层面,其实对一些日常生活中所发生的事情,其实也可以通过“天象”进行阐述。

2.地理与人事

春秋时期的古人对星象的研究,不仅可以体现出“尽人事”的重要特色。同时,通过观测天象还推算出了星宿与地理的关系。在远古时期人们就形成了地理祭祀习俗,但这种前提下的地理祭祀,只是表达人类对自然地理的崇拜,并没有突显出人与地理之间的关系。

但是在春秋时期人们可以,通过人文思想对地理进行分析。并最终形成了一种比较独特的“人文地理精神”。据《国语•周语》记载:“岁在鹑火,我有周之分野”。这段描述写出天上的星象,与地理环境和人事之间的重要关系。

《周易•系辞》中记载:“在天成象,在地成形,变化见矣”,“天垂象,见吉凶”。这不仅强调了天象、地理与人事的关系,同时也证明了人类参与天象、地理之后,所形成的一种比较独特的人文地理精神。

《礼记•郊特牲》云:“社,所以神地之道也。地载万物,天垂象。取财于地,取法于天,是以尊天而亲地也,故教民美报焉。家主中霤而国主社,示本也。唯为社事,单出里。唯为社田,国人毕作。唯社,丘乘共粢盛,所以报本反始也”。

这段史料中所表达的就是,相比较于看得见摸不着的“天象”来说,被人类踩在脚下的“土地”,更容易被人类的思想以及精神所感染和改变。同时,以土地之形所演化而来的“地理崇拜”,既是人类的生存之本,也是天下万物的立根之源。三、中国思想史上的一次飞跃——春秋人文地理精神

人类的生存与发展,既离不开天时也无法摆脱地利。而这二者在失去了人类文明之后,也将变成荒无人烟的废墟。在这种变化之中人类的思想以及力量,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体现,迷信思想在此时逐渐退居幕后,而“人定胜天”思想正在占据主导地位。

在特殊的历史背景以及宽松的政治格局影响下,在“百家争鸣”思想的影响和鼓舞之下。春秋时期的人开始对自身的作用,以及人类对自然界的影响力等方面,开始了深入而又深刻的思考。

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之下,才最终形成了以“天时地利人和”为契机的,以“人与自然”为基础的人文地理精神。可以毫不夸张的说,这种精神的形成付出了十分惨重的代价。虽然这也是人类思想发展的一个必经之路,但春秋时期的人文地理精神,绝对是中国思想史上的一次飞跃。结 语

春秋时期虽然处于国家之间相互混战,社会矛盾激化以及民不聊生的阶段。但正是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,才为当时的各种学派以及思想,提供了赖以生存的基础。才能让人们看清楚“人与自然”的关系,并在这个基础上形成了,不依附于天神和地理祭祀思想的文化氛围。

人类开始走向独立思考阶段,以及贵族文化形成,其实都对人类思想的转变和提升有很大帮助。而以“天象、地理与人事”为基础,所形成的“人文地理精神”,其实就是宗教崇拜向理性思考过度的重要产物。


今日要闻